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国内资讯

“10多年了谁还穷究”

  晚报记者对话银行劫案头号嫌犯

  “假想5年内公司做到15个亿” 

  石二群

  曾做好逃跑外洋的门路,又想“10多年了谁还穷究”,就没跑

  “会交卸家人双倍补偿两名受害者”

  昨日,本报重磅报道了郑州警方胜利侦破“1999·12·5”掳掠银行案的新闻,威望、翔实、活泼、客观的报道,引起了社会普遍存眷,也使得头号嫌犯石二群成了陌头巷尾纷纭群情的话题。那么,他毕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掳掠前后是怎么想的,被抓后有什么反响?

  昨日上午,新郑市看管所的铁门一打开,一个头戴黑套、脚铐脚镣的须眉在民警看管下,一步一步徐徐地走进了审判室。在一个多小时的访谈中,石二群向本报记者报告了他作案前后的经由以及案发后的流亡过程。面临受害人,他说,会双倍补偿受害人并真挚报歉。

  郑州全媒体记者 石闯 刘德华

  王译博 宋晔 文/图

  说掳掠起因

  “向亲戚乞贷被讥笑‘咋混的’,自负心很受袭击”

  “我的兄弟姊妹多,家里并不富有,能刻苦刻苦,刷墙、油漆等技巧活儿也很好。”出身于驻马店驿城区水屯镇赵桥村的石二群在家排行老二,一块因掳掠银行被抓的弟弟石新春是老四。1980年他来到郑州打工,在开封、濮阳等地也干过。

  石二群说,一两年后,脑筋灵巧的他不知足于干小工,发生了当包领班的动机,承包了一些项目,在赚了一些小钱后,劲头更足了。然而,谁知,贷款数十万揽下的工程根本干完了,却要不来钱。“到如今几十万他都没有给我,要了多次,弄得没精打采。”石二群说。

  “一次向亲戚乞贷,给孩子交膏火,但是手头500块钱也拿不出来。”石二群说,亲戚讥笑他,“在表面咋混的?连给孩子的膏火都交不起,自负心很受袭击,没有钱不可。”他萌生了掳掠一笔的动机。

  说掳掠

  “买了5把枪后,骑着自行车随处散步”

  他想法买了5把枪后,骑着自行车随处散步,探求掳掠的机会和工具。有一天,他有时发明中药城储备所,事情职员拎着荷包子收支,转悠了几回后就萌生了掳掠银行的设法主意。

  1999年秋季,经由多次踩点后,他调集余全收、李付利、陈德成、石新春磋商抢银行的事儿,“这工作是我谋划的,起先人人分歧意,也就余全收胆量大点。他们都比我年纪小,随着我干活,干系要好,厥后连哄带骗的,人人都随着去了,由于一小我也干不了这活儿”。

  掳掠后的日子

  “把抢来的钱投资房地产,我给本身4年时光”

  “说真话,失事后,我一向在想,日夕会有这一天。”石二群说,案发前固然多次踩点,逃跑线路都计划很严密,留下的破案线索也很少,但贰心里究竟畏惧,一向很小心。厥后,他把抢来的钱用在了投资房地产上,“我也就给本身4年时光,愿望给妻子孩子做点什么”。

  “都发过毒誓,任何人都不能说抢银行的事,媳妇也不能说”

  石二群说,看到一些案发后的新闻报道,知道本身和朋友酿下了大案,特殊发憷。他和4名朋友回到驻马店后都发过毒誓,任何人都不能说出掳掠银行的工作。“媳妇也不能说,万一仳离了,媳妇就会拿这件工作举行威逼,确定会失事儿。”

  他说:“我在郑州生涯时光很长,险些每一条街道都熟习,然则作案后就不肯待在郑州了,内心想起来就发麻。”

  他的流亡筹划

  “想逃到外洋但终极没分开,作案时戴了面罩也没留下指纹,放松了”

  “开辟房地产的买卖越做越顺,偶然候一个月大概就会收入千把万,就想着逃到外洋。”石二群说,计划好了逃跑门路,老挝、泰国、马来西亚等,预备得很充足,但终极没分开。他说,本身作案时戴了面罩,也没留下指纹,也从没被人盘问过案子,内心放松了,“10多年了,看没啥工作,谁还穷究这事儿呢?”是以,只管出逃门路选好,但终极并未实行。

  他的宏伟目的

  “假想58岁时公司奇迹做到15个亿,还剩下5年,如今统统都泡汤了”

  “公司这几年的奇迹越来越大,品牌著名度也比拟高,治理也很完美,我也很有信念。”石二群说,本身本年53岁了,到了他这个年事,不少同龄人都有一番奇迹了。

  他在驻马店投资兴建了一个都会综合体项目,希望很顺遂,本身也制订了一个宏伟的目的,假想到58岁时公司奇迹做到15个亿,“还剩下5年了,都靠我呢,如今统统都泡汤了”。

  他说,公司的重要大局和营业都是本身做的,“计划院图纸计划好了,抓我的那天,公司正在举行评审,统统太忽然了。对付公司的营业,其他人大概缺乏这个才能,是个难关”。

  他的家庭

  “我有4个孩子,3个上大学,一个私生子,8岁了”

  “我也是当爹的人了,异常爱本身的后代,愿望他们上一个好大学。”石二群说,“我有4个孩子,大女儿在北京立时卒业了,正在练习,二女儿在加拿大留学,另有一个孩子在新郑上大二,我还抚育了一个外甥女,另有一个私生子,8岁了。家庭在这放着,必需得担起义务。”

  想对孩子们说

  “爹做过的事不但彩,别向爹进修,把爹忘了”

  石二群说,他在尽最大的才能让孩子们的生涯过得幸福。而他本身对后代教导也很严格,使得后代们对他发生了崇敬,他也想给孩子们带个好头。“其时抢银行抢了200多万,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太恶劣了,假如孩子们知道他爹是个掳掠犯,确定很惆怅,抬不开端来。”他说,“我想对孩子们说一下,爹做过的事不但彩,别向爹进修,把爹忘了,做个对社会有效的人。”

  他说懊悔

  “如今被抓了,万劫不复,懊悔也来不及了”

  “对几个朋友,我没把他们带上好路,害了他们。”石二群说,由于做下掳掠银行大案,一辈子翻不了身,“如今被抓了,万劫不复,懊悔也来不及了,我觉得很懊悔。”同时,对付被枪伤的两名受害人,他表现了歉意,“不管怎么判,是死是活,会交卸家人双倍补偿他们”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