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娱乐新闻 -> 电影电视

在南京就许鞍华新片《黄金时代》展开了..

陈丹青。

陈丹青。

许鞍华。

许鞍华。

5月5日下午,著名导演许鞍华和画家陈丹青,在文化名人、艺评人史航的主持下,在南京就许鞍华新片《黄金时代》展开了一场关于民国范的谈话。话题由给《黄金时代》正名开始,朝向各种旧闻八卦、电影掌故及至时代风潮自由流淌,现场金句不断。一开场,陈丹青就大赞许鞍华导演的直率和坦诚,表示“不想称您为许导,请允许我叫您许鞍华先生。”谈及民国时代最具代表的文人,必然提及鲁迅,而对于电影中王志文扮演的鲁迅,陈丹青更是十分期待。

许鞍华对话陈丹青 现场爆棚观众“挤”上台

因为许鞍华与陈丹青的聚首,5日下午的活动现场在对话开始前半小时就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学生,爆满到连摄像师都挤不进来,最后主办方不得不邀请舞台前聚集的前两排同学上台席地而坐。在网上以博览群书和毒舌敢言闻名的史航,一落座就特意首先向各位同学讲解了他所理解的电影《黄金时代》,“这应该是源于萧红东渡日本的时候给爱人萧军写的一封信,抱怨为什么很多事情到我这里就不对了,可转念一想,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么?”史航对此大加赞赏,认为这段很感动他,“这透出萧红骨子里的倔强,我不说是乐观,这是她的倔强”。

许鞍华继续解释说:“我为什么拍黄金时代?在回答问题前说点感受,如果我先来过这里了,可能拍得好点,因为我上午和南京的一些学者聊过,但也可能我来听了,就不敢拍了。区区一个香港人,不如各位老师的研究精深,不敢说自己很懂,但我感觉拍戏是很主观的,只要你是诚实的,尽自己所能去拍,所以我底气还是足的。为什么拍,是因为我很喜欢,李樯很喜欢,这这个剧本也难,找导演也难,找演员也难,找资金尤其难,现在终于拍出来了,我要感谢很多人。萧红的这个黄金时代,我觉得特别感动的不完全是因为她在那样环境说出那样的话,还因为她有自己过人的敏锐和准确,当时她在物质上非常艰难,但在心情最痛苦的时刻,居然能够看出自己在一个黄金时代,作为一个艺术家能够看出自己当时很幸福,看出时代的好,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洞见力。”

许鞍华获年轻人喜爱 称不愿骂其他导演

自称三十年前就慕名许鞍华导演之名,如今才得以相见的陈丹青,在许鞍华导演发言后激赞她的直率和坦诚,表示“我不想称您为许导,请允许我叫您许鞍华先生”。他甚至有些尖锐地指出,“我接触过的港台导演比大陆导演朴实,没大陆导演这么会说话”,聪明的许鞍华马上接过话头也展现她“会说话”的一面,“听说徐浩峰会来,他在不在这里,我要向他道歉,因为我之前说过《黄金时代》的剧本比他的剧本好,其实我是开玩笑的。”

陈丹青坦承自己其实也并不太了解民国电影,想请许鞍华导演也评价一下内地的导演和作品,聊聊她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内地电影,许鞍华表示自己很喜欢《黄土地》。“我看《黄土地》,好像看到《童年往事》,香港新浪潮比内地早了三四年,当年我拍了《投奔怒海》之后以为世界都是我的,看完他们的作品后,悲喜交集,觉得他们比我做得好。”

许鞍华说,其实她作为一个导演,很理解导演的苦,所以不愿意批评别人,“你会拍一部很好的,也会拍几部不好的,投奔怒海之后的称赞让我都没地方躲,但后来我才理解,好电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,是整组人,是天时地利人和,加上观众的问题。那时候我老觉得拍不出更好的电影而沮丧,其实这都是源于无知和骄傲,觉得自己一定要拍出一部超越前作的东西,但实际上新浪潮导演也是几起几落,包括内地的第五代,都是交替着挣扎。确实有些是我不喜欢的电影,但大家都是导演,太懂互相的难处了,我不是虚伪,我觉得他们下次会做得好一些。比如就我们香港的导演,我还骂过王晶,我不喜欢他十几年,但最后是他帮过我的大忙,这个真不好意思说。”

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“← →”键


猜你喜欢